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西部开发 >

佟屏亚:春节过后种业老板直面玉米“制种关”

2019-02-22 18:58 | 来源:甘肃兴农网,甘肃省农业发展资讯平台|作者:佚名
  2019年是种业老板面临最“乱”也是最“难”的一年。春节期间,种业老板“白天饮宴亲友、夜晚噩梦连连”。春节刚过,种业老板提心吊胆直面玉米“制种关”。
  一是,新审定600多个玉米品种抢基地
  品种审定制度改革使中国种业进入了“百花齐放、各领风骚”时代。2018年8月国审通过516个玉米品种(12月又通过115个),加上2017年审定171个总计687个品种!还有各省(区)审定的品种以及引种备案和绿色通道。全国估计至少有2000多个玉米组合蜂拥进入制种基地。
  玉米品种审定并被大面积推广可能为每个育种人员编织一场美丽的梦:科研人员可能晋级升职题名金榜,个体户念想财源滚滚汽车楼房。无论新审定品种还是购买产权品种,都要千方百计地繁殖种子进入市场。春节刚过,种业老板提心吊胆去西北制种基地面对“制种关”!玉米种植面积就那么大,新老品种“千军万马要过独木桥”,尤其是区域性组合的小公司和个体户后来者居上。小老板制种面积几亩到十几亩,有名气的“老品种”制种面积迅速下降。制种基地骤然紧张,正常秩序被打乱,可能出现撬地盘、抬价格、难定隔离区,甚至不要隔离区。
  种业人士纳闷,怎么会突兀间有那么多产量超过郑单958或先玉335的玉米品种通过国家审定了呢?可以预料,一大批高仿、初仿、甚至是“比瓢画葫芦”的品种必将迅速被淘汰出局,有多少育种个体户可能要金盆洗手,有多少种子企业可能面临亏损厄运退出市场!
  二是,转基因玉米商业化是放还是关?
  2016年4月,农业部科教司官员曾宣布“十三五”实现“转基因玉米商业化”。种业老板可能对农业部曾经信誓旦旦两次宣布“转基因水稻汕优63商业化”都打了水漂,尽管是因为“无法可依”、“权力任性”,但也要预防“野驴还有脱缰时”,让每个种业老板提心吊胆、忧心忡忡过日子!如果今年转基因玉米没有制种,一旦2020年真的放开了转基因玉米市场,自己的公司可能就“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啊!
  农业部宣布“放行”转基因玉米,骗钱的转基因猎头公司生意兴隆。一例是大北农公司宣布转一个抗虫基因材料收费20万元,二例是浙江大学属下恒瑞科技开发公司标价转一个玉米材料5万元,三例是华中农业大学游说为种子公司建立转基因实验室索价100万元。全国较大的种业公司几乎都准备好了“转基因材料”以应对2020年放开的转基因市场。
  但事发突兀。2018年5月农村农业部严厉通报登海种业违规种植转基因玉米2590亩,责令全部铲除并赔偿农户418万元。2019年1月23日再发通知:“加强育种制种源头管理,防止非法转基因种子下地,斩断非法种植的源头!”转基因玉米2020年是放还是关?农村农业部官员既“唱红”又“打黑”,这又让若干种业老板如入“五里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