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市场信息 >

天气转凉,小麦市场迎来新一轮的机遇?

2018-11-07 12:59 | 来源:甘肃兴农网,甘肃省农业发展资讯平台|作者:佚名
   最近小麦市场出现变化,随着优质小麦货源的偏紧,小麦价格开始稳步上涨,随着天气的转凉,小麦的消耗量将增加,那么当前贸易商最关心的问题就很明显了,那就是小麦价格在十一月份将会出现上演怎样的一次“戏”?而贸易商有是否要出售?
   首先、随着托市小麦的到厂量增加,十一月份小麦价格或将出现回落,但小编认为波动的幅度不大,毕竟优质优价在今年的小麦市场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优质麦价格的上涨带动普麦的上行,应还是小麦市场的“主旋律”
   第二、当前面粉市场产能过程是直接制约面粉价格走高的原因,而当前的制粉企业整体开工率有所下滑,毕竟离元旦和春节尚有一段时间,但冬季面粉需求将逐步趋旺,加之近来麦价处于高位,企业为维持合理利润,面粉挺价意愿较强,而以销定产或将是11月份制粉企业的主要生产方式、
   第三、虽然今年的政策集中收购量大幅下降,市场流通的余粮较多,但是不能忽视的是优质粮源稀缺,随着新麦价格与政策麦到厂成本的逐步接轨,政策小麦拍卖的成交情况或将有所好转。
   第四、今年的小麦最低收购价尚未公布,虽然市场上进来对小麦最低收购价议论较多,但在没有正式文件出台之前,市场仍处于政策真空期,所以市场观望气氛较重,待售的心理有所增强。
   综合来看:国家去库存的意义明显,虽然当前明年的小麦最低收购价尚未公布,但是政策麦的拍卖扔会对小麦市场造成不小的压力,这也就直接制约了小麦价格的大幅上涨的可能。但是不容忽视的是,新麦的刚需仍在,陈麦不能完全取代新麦,在加上优质麦的带动,小麦价格整体仍被看好,价格仍有上涨的空间,而针对于有库存的持粮贸易商来说,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择机分批出售或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当前是玉米的利润要大于小麦。
 
  市场观望2019年小麦最低收购价 

  目前2019年小麦最低收购价迟迟尚未公布,市场的观望心态较强。就笔者之见,在经历了今年夏收市场化收购的洗礼后,市场对小麦收储改革的节奏已基本适应。由于市场对明年的政策调整已有心理准备,再加之调整幅度预期也不会过大,估计对中短期小麦市场的影响或相对有限,后市的小麦价格仍会以稳为主,因此对政策的调整也不宜过于敏感。
   贸易商看好后市,产区麦价稳中走强
   由于今年小麦因灾减产,目前流通市场高质量小麦供给仍显偏紧,贸易商依旧看好后期小麦价格,出售小麦积极性不高。虽然近来政策性小麦拍卖投放充裕,但质优小麦占比偏低,且质量较好的小麦成交溢价明显。受此支撑,主产区小麦价格依旧呈现稳中走强态势。
   11月初,河南新乡地区普通小麦进厂价格为2540元/吨,河南周口地区为2440元/吨,郑州地区为2520元/吨,河北石家庄地区为2520元/吨,安徽宿州地区为2460元/吨,均较上周同期上涨10—20元/吨。
   主产区部分地区优质小麦价格继续延续稳中上涨态势,当前河南郑州地区郑麦366优质小麦进厂价格为2710元/吨,新乡地区为2720元/吨,较上周同期上涨10—40元/吨。山东菏泽地区济南17优质小麦进厂价为2710元/吨,潍坊地区为2720元/吨,河北石家庄地区藁优2018优质小麦进厂价格为2690元/吨,较上周同期持平。
   近期普通小麦与优质小麦价格均出现上涨,但普通小麦价格涨幅更大,优普小麦差价较前期小幅收窄。11月2日,华北地区优普小麦差价为194元/吨,较上周同期缩小5元/吨。
   市场化大势所趋,政策调整不宜过度敏感
   上年10月27日,国家公布了2018年主产区小麦最低收购价格。当前新年度小麦秋播大部分地区已经结束,虽然近来市场对下调明年小麦最低收购价议论颇多,但至今并无正式文件出台。
   由于当前市场处于新政策出台的真空期,市场观望气氛浓厚、等待心理增强固然在情理之中,但对政策调整的预期影响过于敏感也大可不必。
   一是小麦购销市场化已是大势所趋,市场在心理上已基本适应。今年小麦夏收,市场化购销程度明显提高,收购数量占到了总收购量的九成以上,市场基本体现了由政策性收储为主向政府引导下的市场化收购为主的转变,可见政策对市场的影响效应越来越小。有市场人士甚至认为,今年夏收虽然有三省启动了托市收购,但收购量微乎其微,政策性收购对市场的影响可以说已名存实亡。
   二是预计对明年小麦价格调整的幅度也不会大。2018年国家首度出现下调最低收购价小麦收购价格,三等小麦每斤下调了0.03元。由于国家对最低收购价小麦政策的调整较为慎重,其底线必须要保护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必须要保障农民种粮的基本收益,估计对明年小麦价格调整的幅度也不会大。有市场传言,根据2018年小麦整体情况,预计2019年小麦最低收购价下调幅度在0.02-0.03元/斤之间。
   三是即使2019年小麦最低收购价再度下调,新的价格也要到明年夏收执行,政策调整的效应会更多的表现在对明年小麦市场的影响上。由于题材周期偏长,再加之未来小麦供给并不缺粮,估计对中短期小麦市场的影响或相对有限。